Menu Close

马克·金:我的夺冠不是昙花一现

马克·金:我的夺冠不是昙花一现
在过去的几周里,我们邀请了不同的球员来讲述他们自己最棒的比赛。对于马克·金而言,选择哪一场作为他个人最棒的比赛简直是不言而喻的一件事。作为一名职业选手,在职业生涯的第25个年头,马克·金在2016年北爱尔兰公开赛决赛中以9:8战胜了巴里·霍金斯,收获了个人首个排名赛冠军。在那年的贝尔法斯特之行前,马克·金甚至考虑过退役。在他赢得北爱尔兰公开赛冠军之前一年,他开始与教练克里斯·亨利合作,一年之后夺冠正是对他们合作的最大肯定与回报。与马克·金时刻担忧自己状态的忐忑心态相反,克里斯·亨利更多的是将事物的积极方面以可视化的方式传达给他。能够取得排名赛的冠军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这种转变的影响。马克·金说:“就在那场比赛之前,我都已经考虑退役的问题了。我的状态不好,我打得更不好,我几乎不能打球。我不禁思考我在做什么,为什么我还在打球。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交杂在一起。”“有时我虽然人去球桌前练球,但其实脑子根本不在那。在那时候,我不想去球房,更不想打球。如果想要学习处理和适应特殊情况,你必须首先做好心理准备。”“从我在2015年第一次见到克里斯开始到那场决赛之前,我做了大量的可视化工作。我不知道这是否只是一个例外还是其他,总之我的状态就是在北爱尔兰爆发出来了。”那些可视化工作的核心是马克·金的家人。能够为家人拿回一个冠军成为马克·金继续职业生涯的最大动力。马克·金的父亲比尔是巡回赛中一个很受欢迎的工作人员,多年来一直跟随他的儿子在世界各地比赛。不巧的是,比尔在2016年北爱尔兰公开赛期间身体不适,无法前往现场。想来当马克·金拿着奖杯回家时,他的父亲想必也是激动又骄傲。马克·金说:“对我来说,家庭就是我的一切。我的光辉时刻也一定要有家人的现场见证。我心里面早就把这种场景演练了千百遍。如果我在中国拿了冠军,那仍然会很好,但北爱尔兰的决赛除了我父亲之外,全家人都到场了,这实在是太神奇了。这就是你努力的方向。我以前见过其他球员,比如马克·塞尔比和约翰·希金斯,他们夺冠时都有家人的陪伴和见证,我也十分羡慕。我想做到这一点,我想拥有那种快乐。在贝尔法斯特的那一周我是最棒的。我不会翻来覆去的想一个半决赛打丢的红球或其他消极的东西。昂首阔步的回到家,拿着奖杯,这就是我最棒的一周。我不再是他人夺冠时的背景板了。”“当我回到家后,我带着我的父亲去切姆斯福德的俱乐部看奖杯。那是相当激动的。他还陪我一起参加了英锦赛,我们一同接受了BBC的采访。他是如此的自豪和激动,以至于说话都语无伦次,说到动情处他还流泪了。看到他如此满足,我很高兴。他为我开车,带我来回奔波比赛,尽其所能让我取得成绩,为了那一刻,这一切都值得。我父亲现在已经88岁了,长久以来我一直怀疑是否还有让他看到我夺冠的一天,还好我做到了,这真是太好了。”在座无虚席的贝尔法斯特观众面前,比赛本身的张力被拉到最大。在决赛伊始,前世锦赛亚军霍金斯建立了5:1的优势,看起来霍金斯打的顺风顺水。然而马克·金在第一阶段的最后两局中以坚忍不拔的表现连扳2局,最终以5:3,落后2局结束了第一阶段。回到第二阶段,马克·金通过不懈努力将场上的局面逆转,取得了8:7的比分,距离冠军只剩一局。在第16局中,当时台面上只剩下粉球和黑球,马克·金45:65落后于霍金斯,他需要做7分的斯诺克才能延分。此时黑球在右上角。他成功地将粉球轻贴在黑球旁边,做出一杆令观众和对手都赞叹的斯诺克。随后霍金斯解球犯规,双方平分进入争黑,最终霍金斯先将黑球打进,比赛进入决胜局。在倒数第二局输在争黑上显然十分令人沮丧,但马克·金恢复了镇定,控制住了决胜局,锁定了他的首个冠军。他说,他在巨大压力下仍能冷静,全是因为他坚定的信念以及自己在这一周的表现所带来的自信。“我在第一场比赛中击败了伊戈尔·菲格雷多,打得非常好,然后我的皮头裂开了,我不得不换上一个新的。我在第二场比赛中对阵梁文博,我的表现也非常好。每场比赛我都比前一场打得更好一些。这感觉就好像是命中注定我要拿冠军一样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需要在整个比赛过程中稳住心态。在对阵巴里的决赛中1:5落后时,我对自己说,我需要继续前进,开始努力。他不会对我手软的,我必须自己争取机会。我记得我走到桌前,为第六局开球,我心想我其实还没有真正开始表现。我继续打,打出了我有史以来最好的几杆。这就是可视化的赛前训练带来的影响。”“在8:7领先时,我走出赛场,我的小女儿Polly在场外翻跟头和劈叉。看到她开心的样子,我才稍微平静下来。我想最坏的情况不过是我手握赛点却被翻盘罢了。我将所有‘赌注’都压在了球桌上,最终能够收获冠军真是太好了。”“当我打到绿球超分时我意识到我已经做到了,那是一个难以言喻的时刻。我在等待家人来到内场,多年来在脑海中上演过无数遍的梦想终于成真。这是一项难以置信的成就,也是激动万分的感觉。”事实证明,这场决赛的精彩程度受到了整个斯诺克界的好评。然而对马克·金来说,一个冠军远远满足不了他的野心。他承认他始终有一个愿望,那就是证明那些认为他夺冠是昙花一现的人都是错误的。“我还想再拿个冠军,近年来,我也尝试了不同方式来改进自己。我已经意识到对我的技术进行修修补补并不都是好事。我尝试了一些改变,但它们不适合我。有时你会变得过于技术化。我不认为我是一个技术型球员。我是那种看到有球就打的人。像塞尔比这样的人在他所做的事情上是如此出色,他才是一个技术流的球员,但我不是。有时恰巧是你的弱点才能是成功的起点。技术上的问题可能让我退步了一年,但回到基础上我肯定没问题。”“我仍然在坚持比赛,因为我想再次获胜。我不想仅仅是挣点奖金。有很多人都认为我永远不会再赢得冠军。他们会认为那是我昙花一现的一周,我不会再做到了。我想让他们闭嘴,再拿一个冠军,并表明我的夺冠不是‘偶发’。”